新用户注册 登录
象山同乡网 返回首页

象山张为礼的个人空间 http://www.xiangshanren.com/bbs/?2381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渔乡曲》连载之九

已有 138 次阅读2017-5-12 08:07 | 连载

第九章

 

37

 

孔绣凤的绣花店之所以会出现兴隆现象并不是偶然的,她所具有的天赋与悟性是一般人所没有的。再加上她的勤奋和坚韧的精神,成就了她的成功。她为人谦虚谨慎,又善于倾听顾客的意见与要求,这种经营之道是成功的钥匙。她还善于带动、体贴、团结店内的姐妹,十分关心、理解她们的情绪与感受,因为她知道,如果店内没有形成和谐、团结、奋进的气氛,即使你个人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实现你自己的夙愿,古人说得好,人心齐,山会移嘛,孔绣凤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去做的,这应该是孔绣凤的成功之道;

《春至绣苑》在一年里四季里几乎分不出什么淡旺季,常年顾客盈门,川流不息,因为孔绣凤绣花作品的独特性与优美性已经在整个瀛海所内深入人心。瀛海所有一千多户人家,每年总有十几户或更多的人家要举办迎娶大婚,根据当时的习俗,每个新娘都要做十多双的绣花鞋,即使最贫穷的人家,也起码要做五放双,此外还要做三五对绣花枕头以及一套或两套床帘、床帏等,一户出嫁姑娘的绣花活也够孔绣凤忙十几天的,那十几户人家难道不让孔绣凤忙坏了?由于迎娶的日期大多在定在秋冬季节,那在十月起一直要忙到过年还透不过气来!也就是说,整个下半年几乎都被婚嫁活给占满了,此外,还有众所周知的七月半的“赛神会”是瀛海所最热闹的节日,此时正值盛夏的大热天,大多数人家都要做一二双绣花拖鞋在节目里亮相,这难道又不够孔绣凤忙上了二个月?加上平时总有人爱要做这样或那样的绣花物品,岂不是全年都要被挤满了?这样一来,村子里自然不乏有人疑惑地想,孔绣凤的生意这样好,难道她身上有什么魔力不成?其实,孔绣凤并无什么魔力,她的生意之所以会做得如此兴旺完全是由于她的思想理念及正确的经营之道。在她的作品里,无论是山水花草,还是虫鱼鸟兽,孔绣凤所绣出的绣花物品都要比别人家的绣品生动活泼、富有生气,无论是在水中戏游的金鱼,或是在山坡上奔跑的骏马,都是活灵活现的,几乎像真的一样,你看啊,那水中戏游的金鱼,它的眼睛像是滴溜溜会转动似的,口中吐出的水泡一个一个地向上浮,尾巴扭动就像是活的一般;那绣品中奔跑的骏马前蹄弯起、后蹄强劲弹地,马颈上的鬃毛迎风涌动,活生生地就像一片活马在奔腾!其实,这些绣品中的“画本”样品并不是像一般绣女那样都是来自“上传”或是互相借用的,而她的“画本”样品却都出她自己的灵感创作而成,试想,如果不具有天赋之人,哪能画得出如此生龙活虎的形象来?在孔绣凤不但沿袭了传统上的山水花草和虫鱼鸟兽,如月季、牡丹和蝴蝶、蜻蜓及金鱼、鸳鸯、喜鹊、松鹤之类,她还别出心裁地根据本地的特有鱼蟹鸟兽而创作出富有地方特色的作品来,本地有许多虾鱼蟹鲎及飞鸟等富有特色的动物可供创作资源,如果能将它们艺术化地再现在绣花品上,那就是一种创新,如大黄鱼、龙虾、蝤蛑蟹(青蟹)和海鸥、长脚白鹭等富有本地特色的新秀“另类”,它们不但形象可爱,色彩还特别鲜艳,如果能搬上绣花作品,也许会受到人们、特别是当地人的喜爱,何不妨大胆地去试验一下?大不了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面料而已。果然,这些“试验品”一上绣花作品以后,很快地就得到了啧啧赞赏与普遍的喜爱,因为这不但使人感到有新奇感,而且有亲近感,因为人人都具有乡土情结,当他们看到了出自家乡所特有的、可爱的鱼蟹鸟兽,都兴奋不已,而且具有如此的魅力,他们自然都喜形于色了,他们对孔绣凤的这种创新精神的赞赏就不足为奇的了。孔绣凤是个独具匠心的人,她如果不具有艺术特质的话,她的头脑里就不会出现这样出类拔萃的构思,如果没有悟性的话,即使有如此有构思,也无法创造出如此美妙的艺术作品来的。孔绣凤的绣花作品有属于“阳春白雪”,也有属于“下里巴人”,所以她的顾客自然就极为广泛,男女老少,墨客士绅,乡商妇孺等各类人群中,无不喜爱孔绣凤的绣花作品,这样一来,她店中的七八个绣花姐妹在一年四季中就忙得不亦乐乎了!

 

38

 

肖淑芬最终能如愿以偿地当上了自家的布庄的掌柜是由于洪称奇的妥协。洪称奇在经历了“婚姻风波”后才醍醐灌顶地明白,无妻之间只有互相尊重、互让互谅才能得到和谐,只有和谐才能谈得上美满,此前之所以会出现幸免夫妻间的裂痕主要是自己头脑里的“大丈夫主义”在作怪,结果导致了“婚姻风波”,今后一定要牢记地切记在心,一一要避免不和谐的因素出现。肖淑芬是个聪颖、贤淑的女人,她提出让她来当布庄掌柜并不是出于想掌权,而是出于对家庭有利,可是自己一时懵懂,竟异想天开地想叫孔绣凤来担任此职,藉以报答恩师的栽培,结果险些酿成大错,于是,他最后就依允了肖淑芬,由她来执掌布庄经营。后来的事实证明,此举是正确的选择,肖淑芬自接受了受权后就对他提出了商店的名称不应称为“绸缎布庄”,就叫“洪记布庄”为好,洪家是个大名鼎鼎的人家,不去运用“洪”字招牌实在太可惜了,另外,在瀛海所里经常购买绸缎的富裕人家毕竟不多,绝大多数的村民出于生活需要都是要去买各色棉布的,开店要想生意做得兴隆,就要靠吸引众多的顾客前来登门买货,我们既要拉住富人登门,又要去吸引大多数平头百姓到店里来买布,只有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去满足顾客们的需求,店里的生意才会兴旺起来,所以,阵列在店里的布匹一定要有富人们中意的绫罗绸缎,也同时要有一般普通老百姓买得起的各色棉布、洋布,只有这样才会让大家皆大欢喜,那我们的布店才会吸引顾客前来登门购买,布店才会日见纷纷起来,你说对吗?她的这一席话不但使洪称奇对肖淑芬刮目相看,也开阔了自己的视野,这不禁使他口服心服,从内心里由衷地认为肖淑芬确是一个未来生意场上的巾帼人才,他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个头脑灵光、举止贤淑的妻子而荣幸。

后来的事实证明,肖淑芬果然不负洪称奇的寄望,开店一年后就使《洪记布庄》就成为瀛海所里别具一格的、生意最兴旺的布店,肖淑芬不但满足了所内老百姓生活上需要的布料,而且还开辟了生产上的生意渠道,一是为瀛海所里七八十艘独捞船提供篷帆的修补或更新所需的特殊篷布料。此前所用的这些布料都是从宁波等外地去购买来的,既劳神又费钱,十分不便,但也无奈,现在《洪记布庄》里有了这种同样质量、而价格又相对便宜些的特殊篷布料,那些船长年们真是满心地欢喜;二是肖淑芬看到了渔汛的商机,那时有这么多的外地渔船光临到这里来捕鱼,渔汛结束后,他们都要购买不少的日用品回家,这可是一大商机啊,于是她就花费了不小的功夫,访问了许多接近外地渔民的人家去进行调查研究,了解了不同地域的渔民有哪些各不相同的需求,她随后就到乡间去采购各色当地的土布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在渔汛结束时,那些外地的渔民看到《洪记布庄》里有他们欢喜的土布,于是就纷纷光临《洪记布庄》,几乎挤破了店门……

 

39

 

肖淑芬不但欣赏孔绣凤的绣花技艺,还更敬佩她的美术天赋,她的绣品与众不同,主要的还在于绣花图案上的差别,无论是在花草的秀丽美色还是在鸟兽的活灵活现和神态方面,比别人相比实的话,都是无与伦比的,难怪有许多人都称她为才女,这样一来,《春至绣苑》要想不兴旺发达起来都难,就就是孔绣凤的超人之处,正因为这一点,肖淑芬早就想与她结成闺密,但她知道洪称奇曾经与孔绣凤有过一段青梅竹马的恋爱史,要不是洪称奇的父亲洪晓藩的坚决反对,他们早就结成眷属了,那样的话,她自己就没有她与洪称奇的这段姻缘的机会了,有此原故,所以她一直来就很忌讳与孔绣凤接触,无法实现这个愿望。时过境迁,时间渐渐地冲淡了忌讳的气氛,相互间的隔膜自然也随着时间的消逝就渐渐地变得淡漠了,她才有可能去考虑如何接近孔绣凤,她想,如果利用她开的布店与孔绣凤开的绣花店之间的营业联系起来,那岂不有一个极好的契机?绣花不是需要用很多的绸缎吗?双方确是存在可以互相需要配合的条件,那就有去创造双赢的良机!当然,即使孔绣凤能想到这一点,她也不会主动地到她店里来寻求合作的,只有她自己主动地找到孔绣凤那儿去,才能促成这个“契机”。其实,她主要的目的并不在于这笔生意,而主要的是她想通过这样的“契机”来达到她接近孔绣凤的机会,从而可使她与孔绣凤去结成友谊的目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又不是求人赐舍,有什么难为情的?只不过是敢于放下一个“架子”而已,有什么了不得的?于是,她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到孔绣凤的店里那去一下,借机行事,看风驶船,有自己近年来炼成的一套交际本领,她紧信孔绣凤会欣然接纳她,不至于会把她拒之门外,孔绣凤是一个识礼仪有教养的女人,她绝对不会做出非礼之举来,就这样,她满怀信心、春风满面地到《春至绣苑》去了。

孔绣凤见到肖淑芬缓缓地走进店时来,不禁感到有点惊奇,她认识肖淑芬,但从未与她有过直接的接触,当然也就从无有过交谈的机会,更谈不上彼此有什么交情了。其实,孔绣凤对肖淑芬的为人是很了解的,在瀛海所里,肖淑芬是算得上是一个“名媛”式的人物,更何况,她是孔绣凤的前男友洪称奇的妻子,她哪会不知?不过,她对肖淑芬并没有记恨之心,因为她知道,拆散她与洪称奇的姻缘与肖淑芬没有任何关联,她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肖淑芬,她从坊间了解到,肖淑芬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她有要强的性格,作为女人,在现在这样盛行男尊女卑的社会里是难得的,但是她敢于对挑战称奇的“大丈夫主义”实为稀罕,因而夫妻间发生了一段“感情风波”,最后,由于好有一个实力雄厚的家庭作后盾,最终还是让肖淑芬占了上风,洪称奇不得不到上门到岳父家去认错,她终于赢得了胜利。由此可见,肖淑芬确是一个很不平常的人物,可算得上一个巾帼之辈。为此,她从心底里敬佩肖淑芬,在内心里也想与她能结交成为好友。此刻,肖淑芬竟然不请自来了,哪岂不是一次天赐的良机吗?不过,她此刻心里尚有一些疑虑,她不是一个空闲之人,她肯定不会是来游荡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嘛,她到店里来究竟是为啥,这确是一个未知数,但无论如何,她都是应该对她摆出一副欢迎的态度,因为来的都是客,对于任何顾客都是应该笑脸相迎的,于是,她就很快地将疑虑的脸色掩藏了起来,立即露出一副笑容来迎接肖淑芬的到来,并笑容满面地对肖淑芬说,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个洪记布庄的老板娘兼大掌柜吹到我们的小店时来啊?

肖淑芬没想到孔绣凤会用这般的热情态度来欢迎她,这是她事先所没有估计的,她真的有点受宠若惊之感,她自然就表现出心花怒放、春风得意的神色来,于是,她就立即迎上前去,极其热情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着孔绣凤的手,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似的欣喜与热烈,双方都热情洋溢地互相问好,这不禁使店里的绣女们感到十分惊奇与不解,她们俩难道早就熟悉了?此前可从来没有听到师傅说起过啊!

随后,孔绣凤就请肖淑芬到店里就坐,并立即给好泡了一杯茶,俩人就寒暄起来。肖淑芬不失时机地谈起了她早就想到店里来拜访孔绣凤的绣花技艺,只是因为店里实在是太忙了,抽不开身来,一直未能如愿,今天终于趁空出来来走一趟,想不到你会如此热情地接待我,真的是感到是太荣幸了。

孔绣凤也满腔热情地回应说,你说到哪里啊,你我都是开店的人,对于顾客上门哪有不热情欢迎的?更何况,你可是瀛海所里的女辈中大名鼎鼎的人物,我早就想与你结交了,就是没机会哪,今天能有这样幸遇的机会,真是值得庆幸啊。

她们这样一来二去的互相客套一番,彼此自然就拉近了距离,在外人看来,真的亲如姐妹。

肖淑芬看到墙上贴挂着的许多幅绣花展品,有山水花卉,也有鱼虫鸟兽,大小不一,琳琅满目,不禁使她心领神往,她就对孔绣凤说,你的绣花技艺在瀛海所里是首屈一指的,早就想过来看看你的绣花作品,今天终于如愿了。说着,她就起身走到绣花品面前欣赏起来,孔绣凤出于礼貌自然就陪着她观看。肖淑芬亲眼看到这些惟妙惟肖的精灵的神态,不禁发出啧啧的赞美之声来,她真的被孔绣凤的绣花技艺折服了。

孔绣凤的绣花作品与众不同,具有明显的特色,展品中没有凶狠猛禽,如雄鹰之类,而是有形态和善、憨厚的灰白色的海鸥在海空中翱翔;绣花品中也不见狮虎之类的猛兽,只见田园牧歌式的一个牧童在水牛背上吹笛;虽有常见的松鹤长青、蝴蝶采花、鸳鸯戏水之类传统画面,也有她自己特创的、神态特异而富有地方色彩的蜻蜓点水、蝤蛑游涂等与众不同的特有的精灵搬到绣花布上,显得特异的品格来;花卉也很富有特色,梅、兰、荷、菊代表着不同的季节排列起来,还分别绣上傲雪、幽香、清纯、高雅等配合画面的文字,看起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她真的被陶醉了,孔绣凤的绣花作品不但绣花的技艺优秀,富有创造性,而且其艺术的品位极高,的确称得上为上乘之作,特别对于有艺术修养的人来说,他们更为赞赏这些艺术品类,她真的为此行而感到庆幸,结交了这样一位有才华的朋友实在难得啊。她情不自禁地对孔绣凤说,很荣幸今天能结识到你这样有才华、有品位的朋友,我希望我们今后能多多走动,互相交往,增进友情,成为闺密,彼此受益,好吗?

这又一次地让孔绣凤吃惊了,她想不到肖淑芬是这样的一位多情之人,同她这样的名媛式人物结交为朋友那是求之不得的,哪有拒绝之理?于是她就欣然地回应说,能与你这样的大家闺秀结成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啊,于是乎,她们俩又一次地紧握了双手……

肖淑芬觉得墙上的这些绣花品都是上乘之作,不只仅仅是一种商品,它们还可以作为收藏的艺术品,如能把它们买回去挂在自己的店里面,既能吸引顾客,又可能会打开了一条购买绸缎等布匹的销售渠道,因为它们可以作为绣花的布料,这对我们双方来说,是一举两得的生意。于是,她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子孔绣凤,孔绣凤听后自然高兴,这笔生意就这样成交了。

 

40

 

“七月半”是瀛海所全年最热闹的节日,初十这天,柱首在城隍庙里举行“开印”仪式后就热闹了起来,十四的下午,“扫街龙”就出来“扫街”了,街头苍尾到处是看热闹的人群,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满街都沸腾起来了,此时的瀛海所已聚焦了来自远乡近邻的亲朋好友,满街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当晚,在十字街的戏台上将通晓演出传统戏剧节目,有越剧、京剧、绍剧等各种戏班轮流上演,直到东方发白才结束演出……

“七月半”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目内容是要在南门的“南朝阁”(一座两边用石块垒成、中间用泥沙填成的小假山)前面树立起三具纸神,身高一丈多的鬼王自然立在中间,他气宇轩昂,威风凛凛,他的两旁分立着比他要矮小一截的判官和无常。判官的右手提着着一支毛笔,左手拿着一纸公文,而无常的右手握着一块“速拿”令箭牌,左手则提着一付铁链戒具,神态威严,杀气腾腾。这三具纸神历来由瀛海所内最大一家纸店而又具有特别威望的杨姓老板制作,因为他制作纸品的技艺十分高超,三个纸神做得惟妙惟肖,所内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这行当非他莫属。要做出这样三个具有神采奕奕的纸神,不但要有高超的技艺,还需要费一番功夫,没花费十多天的时间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而且一定要在十四日前赶做完毕,并要放在南门里的“南朝阁”前面去固定好。这三具纸神立好以后,顿时就会招引来为数众多的、穿着新衣服的小孩们前来喜闹,也不乏有许多中老年人夹在其中寻欢,呈现出一番熙熙攘攘的欢乐气氛来。

此时全所的男女老少无不兴高采烈、欣喜万分,家家户户都忙于蒸大糕、发馒头,准备迎接来自远乡近邻的亲朋好友前来共渡这个全县传统而闻名的大节日。

肖令华早就听说瀛海所“七月半”的行会非常热闹,而且具有地域特色,自从妹妹肖淑芬嫁到瀛海去以后,妹妹每年都要叫哥哥到瀛海所去观看行会场面以及一系列诸多的其他活动。今年七月半前,肖淑芬就一直催促哥哥到她家里去玩几天,难得去欣赏一番瀛海所别具一格而富有地方特色的传统节日,肖令华在妹妹的热情催促下,也不好意思再推脱了,于是就答应他妹妹的请求,欣然前往瀛海所去了。

肖令华去年大学毕业后就受聘于县城的中学任教,现在正值暑假在家中休息,到妹妹家去走走也是一种很好的休闲方式。他到妹妹家后,自然要到妹妹当掌柜的布店里去看看。他走进店里一看,只见布柜里的各种绸缎、花布琳琅满目,顾客盈门,觉得妹妹确是一个经商能手,心里美滋滋的。他忽然看到店里的一台玻璃柜里摆放着十多片绣花展品,他就走过去看看,当这些极具艺术特色的、艳丽的刺绣映入眼帘时,他不禁被惊呆了,这完全可称得上是高雅的艺术品啊,特别是那些四季花卉,以及那些具有地域特色的蝤蛑蟹和海鸥等刺绣,简直可算得上是精品啊!不知妹妹是从哪里搞来的?于是,他显露出惊异的目光对肖淑芬说,这些刺绣品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肖淑芬看到哥哥的欣喜神情,就知道他对这些绣花倍感兴趣,于是她就对哥哥说,这是从我的一位亲近结交的好友那里买来的,咋啦,你莫非是有点“爱鸟及屋”了?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不妨带你去她的绣花店里去参观一下?

肖令华听了妹妹的话后,就连忙接上说,好啊,现在就去。他心里想,能做出如此优秀的刺绣的人,很可能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绣女,应当去领略一下此人的风采。

于是,他们兄妹二人就动身前往孔绣凤的《春至绣苞》去了。

肖淑芬带着哥哥肖令华径直往孔绣凤的绣花店走去,由于没隔几条街,一会儿就到了绣花店。当他们兄妹俩走进绣花店时,就被眼疾手快的孔绣凤看到了,肖淑芬带着一个陌生人到店里来干啥?看此人的面容有点像肖淑芬,这人莫非是她的哥哥?这个男子高大俊朗、气宇轩昂、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再加上他穿着一件白罗纺衫与一条白纺绸裤,更衬托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气派,看样子是一个有学识、有教养之人,这样的身份的人到店里来是参观或是来购买刺绣品?

正在此时,肖淑芬就带着她哥哥直接走到孔绣凤的面前介绍说,这位就是名传乡邻的绣花才女孔绣凤,接着她又对孔绣凤说,我哥哥看到你的绣花品后就想到店里来拜访一下。

肖令华对孔绣凤微微一笑,只见孔绣凤一身打扮质朴,不施粉黛,素面清丽、隽秀,气质优雅,特别是那双清澈而乌黑的眼眸子,显示出极其深遂与聪颖,她眉目清秀,身材适中,脸庞白里透红,充满美感,给人一个美好的印象。肖令华随口说,我在妹妹家看到你的刺绣技艺后,觉得很有美感,就想到店里来看一看更多的刺绣品,也想顺便来拜访一下你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绣花才女,你总不会拒之门外吧?

孔绣凤听到肖令华的赞美声后就连忙说,哪里,哪里,你这样说有点过誉了,我的刺绣技艺哪有你说的那样好啊,我只不过是一个土生土长、土里土气靠绣花养活自己的女子,没有高师指点、提携,只凭自己边绣边学而摸索到一些绣花粗浅技艺的绣花女而已,正如有人所说的那样,草窠里绝对飞不出凤凰来,今天能得到你的夸张,我可是有点飘飘然了。淑芬是我的好友,她的哥哥也算是我的兄长嘛,我哪有不欢迎之理?再说,你是一个上过学府之人,哪种高雅的术品类没见识过?像你这样满腹经纶、富有才华的高人能到我们店里来赏光,那是我们小店的荣幸,真是求之不得的幸事啊,那就请坐吧。孔绣凤说着立即起身,连忙请他们兄妹俩到内室时去喝茶了。

肖令华听到孔绣凤自谦而又不失风趣这一席话,顿时耳目一新,内心里觉得倾慕不已,犹如注入了一贴“清醒剂”,使他有一个全新的感觉,站在他面前的孔绣凤决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绣花艺人,而是一个富有才情并有深遂学识而不可小觑的传奇女子,他就情不自禁地夸赞她说,你的刺绣艺术简直是一首诗,其实他此前早就从妹妹对她的介绍中已经知道孔绣凤非常通晓唐诗宋词,于是他就问她在绣花过程中有无诗的灵感时,孔绣凤就立即回答他说,我不是诗人,但知道唐代诗人胡令能有一首关于绣花的诗句:

日暮堂前花蕊娇

争拈小笔上床描

绣成安向春园里

引得黄莺下柳条

肖令会听到孔绣凤随口而出的唐诗,不禁由衷地发出感叹、颂扬,他深深地觉得,孔绣凤如没有浓厚的诗词底蕴是绝对做不到信手拈来那样顺口而出地吟咏出胡令能的诗句来的,由此可见,孔绣凤绝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绣女,更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才女。瀛海所里能出这样一位富有传奇性的才女,真是难能可贵啊。无论是孔绣凤在刺绣艺术的独特理念与见解,还是她对诗经唐诗宋词方面的造诣,都称得上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奇异女子,值得赞赏,她有如此深厚的涵养,不但在乡村里,就是在县城里也可是凤毛麟角,实为稀罕,他不禁从心底里敬慕起来。喔,妹妹曾对他说起过,她父亲是私塾的老师,言传身教的,再加上她天资聪颖、从小就勤奋刻苦学习,自然就成就了她的才华,难怪她有如此丰厚的学识底蕴了,今天能结识这样一位奇才绣女,真是天赐良机,实为难得啊。

孔绣凤的吟诗就很自然地引发了肖令华与她对诗词的一番交流,这自然促使他们对诗词的热烈探讨与切磋,这种热烈的气氛,竟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近中午的时分了,肖淑芬此时的心里真觉得有点儿奇怪,她这个哥哥今天怎么像着迷了似的,好像服下了一贴“迷魂药”,他与孔绣凤谈论起诗词来怎么就如被引入迷宫似的,滔滔不绝,愈谈愈浓,没完没了,简直不知天晓入夜了,他难道是被孔绣凤的才情迷住了?看来啊,孔绣凤真是一个具有魅力的女人哪,难怪自己的丈夫在婚后多年还是念念不忘他这个婚前的恋人啊!不过,她也很敬佩孔绣凤对婚恋的严谨态度,无论洪称奇如何器重她,她还是无动于衷的,此刻,哥哥是不是也在步入洪称奇的后尘?看他痴迷的神色,他确实是有点儿魂倒魄飞的地步?如不及时催他一声的话,他可真的是忘记回家吃饭了!于是乎,她就对孔绣凤说,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我哥哥这人,每当他一谈论起唐诗宋词来就会入迷似的,他会忘记一切的,你们这一谈就耽误了你的不少绣花的宝贵时间。接着,她又转身对哥哥说,现在已到了中午的饭时了,你难道忘记回家吃饭了不成?

经肖淑芬这一提醒,肖令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无奈只好起身告别,对孔绣凤说声“对不起”后就站了起来,在打算离开绣花店.,他当然没有忘要挑选十几件绣花品买回去。在离别之际,他确实有点儿依依不舍之情,在迈出店门之际,他又情不自禁地再次回过头来凝视一下孔绣凤……

 

41

                     

肖令华离开孔绣凤的绣花店后,心里总觉得有点空荡荡似的,孔绣凤的倩影始终留在他的脑海里,久久难以散去。也难怪,像肖令华这样一个富有情感而又处于青春期的风流人物,在看到如此美貌而聪颖的绣女,哪有不钟情之理?此时此刻,他不禁联想到古今中外的爱情奇葩如《西厢记》、《唐伯虎点秋香》、《罗密欧与朱丽叶》等那样罗曼蒂克的爱情故事,他能不动心吗?他自然钟情于孔绣凤,觉得她是他心中的“白雪公主”,他决不能放过这瞬间即逝的难得的机遇,必需及时地抓住它,否则就要后悔莫及!

肖淑芬看到哥哥的神情十分古怪,显得迷茫与忧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见他刚才在绣花店里的神态还是神采飞扬的,为什么一回到家里来就萎靡不振,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反差?难道是突然中邪了不成?她深入地回顾了一下在绣花店里所发生的前前后后的种种“事态”来看,她很快地就想到了这十有八九是他被孔绣凤的魅力迷住了。她作为女人,她十分理解像哥哥这样感情很丰富的男人,孔绣凤这样具有美貌而聪颖有魅力的女性对男人来说是亟具诱惑力的,有的甚至于会很快坠入想入非非的爱河之中。不过,她此刻心里还是有点不大明白,照例说,哥哥不是一个没见识的人,无论是在上海滩还是在县城里,他在这么多年来所接触或交往过的年轻女子应当说是极其广泛的,其中不乏有众多的佼佼者,难道在这些众多的才貌出众者中间没有一个比得上孔绣凤?抑或是哥哥对孔绣凤情有独钟?或许是天赐良机的缘分所致?这真使她疑惑不解。据她估摸,孔绣凤由于此前与洪称奇有过“爱情风波”的前车之鉴,她对于婚娶间的“贫富鸿沟”肯定有痛心疾首之感受,即使哥哥对她有万般钟情的追求,她肯定不会接受,因为曾经历过那次“痛彻心肺”的人,她难道会轻易地忘记吗?在当时,哥哥正在上海读书,也许不知道这件风波,她也没有对他说起过孔绣凤与洪称奇的这件“往事”,他虽然可能一些流言,也不大可能了解到这次事件的详细经过,他自然不会了解到孔绣凤对婚娶间的“贫富鸿沟”的反感与痛恨的心情,在这紧要关头,她确是有必要向他提醒此事,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贴“清醒剂”。于是,她就对哥哥说出了说以前这件“事端”的来龙去脉。

肖令华听后,他不大重视妹妹的提醒,因为他对社会上的存在的这种风尚历来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在他看来,洪家归洪家,肖家归肖家,俩家虽然都是富有人家,但俩家对于社会风尚有不同的理解与态度,他想自己的父亲肯定与洪称奇的父亲对婚娶观有较大的差异,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不会像洪晓藩那样反对儿子对于婚姻的选择。于是,他就对妹妹说,我家与洪家不同,爸爸不会像洪晓藩那样有如此严重的“贫富观”,他会同意我的选择。说真的,我觉得孔绣凤确是一个聪颖而贤淑的女子,她是一个富有才华的人,像她这样的女人是不多的,我能遇见她是一种缘分,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如果你能帮助哥哥的话,我想请你去当一个月老,你与她的关系不错,她不会对你的话当作耳边风的,她一定会重视你的意见,你到孔绣凤那里去说,我对她有很好印象,希望能与她结成秦晋之好,如果她同意的话,那我就会去父亲那里恳求,他一定会同意对孔绣凤明媒正娶的,这样一来,孔绣凤总会破解“贫富鸿沟”了吧吧?

肖淑芬听了哥哥情意深切的一番话后,真的被感动了,她也觉得孔绣凤是一个贤淑而富有才华的女子,哥哥对于她的倾心是可以理解的。

 

                                   42

 

孔绣凤真的想不到肖淑芬会亲自上门来说亲,她说,哥哥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你,希望你能成全哥哥的一片真情。孔绣听后感到相当惊奇,这事真的是出乎意外,简直可以说是天方夜谭。那天,她确实与肖令华谈的兴趣很浓,主要是因为双方对诗词有共同的爱好,探讨与切磋把他们引入了圣洁的文学殿堂,不知不觉地竟一直谈到了中午时刻。那天,她也似乎有点感觉到肖令华有过分热情,还有点儿奇特的眼神,她当时以为是他出于对诗词的特殊爱好或者是对她有刺绣技艺的欣赏以及对于绣花的一种特殊爱好而发,她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产生了痴迷式的钟情。她内心里感知,像肖令华这样有高学历而又见多识广之人,对于自己这样一个农村里普普通通的小女子会产生爱慕之情是不可理解的,他是出于青春期对女性的痴迷还是丑恶的色迷?是突发性的“变态之恋”还是青年期的男性躁动?抑或是罗曼蒂克的狂热?她想,男人这种对女人的爱慕之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作为一个对感情严肃的女人来说,一定把握住正确的方向,绝对不能随波逐流的。凡是仅仅是出于满足于欲望的男人,千万不可上当,这些人今天对你山盟海誓,明天一旦遇到新的艳遇,他马上会喜新厌旧,见异思迁而抛弃你!无论是“变态之恋”也好,“罗曼蒂克的狂热”也好,如果没有经过长时期的相处与了解的话,就不可能建立起牢固的感情来,对这种“朝三暮四”式的的感情都应提高警觉,绝不能相信,种种的甜言蜜语尽管令人心迷,但它不过是像晨间的彩虹一样,绚丽多彩,万紫千红,瞬息过后就会熄灭,到那时,你就会后悔莫及,说到底,这是男人出于想“满足于欲望”的手段而已。常言道,温饱知礼仪,宝贵思淫欲,凡是豪富人家的子女,很有可能是纨绔子弟,能有几个是正人君子?当然,从最初的接触来看,肖令华不像是一个纨绔子弟,肖淑芬也是一个很正规的女人,他们的家庭在社会上的口碑也较好,对肖令华过分怀疑也是否应该的,此刻,她又反省了一下自己是否也有不当的行为?在谈论诗词之时,如果自己没有很热烈地投入的话,也许肖令华不会产生错觉与误会?如果她当初不与他谈论诗词的话,或者她对他的态度比较冷淡的话,那他也许不会如此很快地进入想入非非的姿态?由此来看,自己今后要相当注意待人之道,对于不很熟悉的男人、特别是生疏的男人,切不可过分的热情,在别人看来,这也许是轻佻的表现,一定要牢记在心。当时,我与肖令华的接触只不过是相当短暂的几个小时,他怎么会对我有如此的好感?竟会向我提出求爱这样严肃的事?这岂不是有点轻率?不管肖令华对我是否具有真情,但这毕竟是我的终身大事,必须要认真对待。她很清醒,自己是属于家境贫穷之人,根本不暑望想嫁到豪富之家去而得到荣华富贵,她此前不是没有过教训,她与洪称奇有过十多年青梅竹马的牢固感情,可以称得上是具备山盟海誓、海枯石烂心不变这样的决心,但他们还是无法冲破传统观念的藩篱,也无能跨过这道“贫富鸿沟”的高坎,最终被碰得头破血流,落得个“孔雀东南飞”的结局,自己受到伤害不说,还牵连到父亲老命都搭上了,这样的切肤之痛是刻骨铭心的,她岂能轻易忘记的吗?她现在还会去重蹈这个覆辙?此刻的肖令华纵然对我有“一片真心”,那也是属于一见钟情式的感情,这种感情是不是能持久是很难说的,我可不能相信,我与他毕竟只是有一面之交而已,这种短暂的接触完全不可能有深入的了解,没有牢固的感情,哪可能会持久?哪能抵挡得住风浪?任何“山盟海誓”都是不可靠的的,如果现在轻率的答允,只会给自己带来伤害,对于这种不属于自己可以得到的“幸福”可千万不能存在幻想,绝对不能忘乎所以地去异想天开!做人哪,还是实际一点为好,哪些像彩虹一样绚丽多彩的幻境虽然迷人,但绝对不能幻想成真,就像美梦一样会立即消失,只不过是像流星一样,虽然亮丽,只是天空一划而过,瞬息即逝,只留下一道影迹而已,我可绝不能陶醉在虚幻的美梦之中!

她面对肖淑芬的诚挚而热烈的恳求不能置之不理,必须有一个答复,她当然不能把自己刚才的真实想法全盘说出来,这样会对肖淑芬造成心理上的伤害,但她也必需如实地说出自己的心愿,最妥的方法当然是用比较委婉的语言去表达自己的意思。肖淑芬是自己的好朋友,肖令华也不一定是纨绔子弟,当然都不能受到无故的伤害,如果肖令华确实是出于真爱,对一个他心仪女人的追求也是无可厚非的,用比较和软的说法说出来就不会伤人了。于是乎,孔绣凤就采取了这样方法对肖淑芬说出了自己的意愿。

肖淑芬听了孔绣凤的话后心里不觉一怔,她本来以为,像哥哥这样的身份的人对孔绣凤求婚肯定是会答应的,这好比是除夕晚上的爆竹声-——笃定响彻云霄,谁想到会吃闭门羹?这是出乎意料她之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惶恐与阴云,她无论如何想不到孔绣凤会拒绝她哥哥的求婚理由来,这样好的家庭、这样好的男人她不许,那她究竟要去许配给什么人?

照例说,肖淑芬早已知道孔绣凤与她自己的丈夫洪称奇曾经有过一段“婚姻风波”,是因为“贫富鸿沟”而拆散的,孔绣凤为此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给她心理上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严重创伤,她还会接受富豪人家的求婚吗?不过,肖淑芬不是一个健忘的人,她当然不会忘记在瀛海所来说这样家喻户晓的重大的事件,更何况这事还是发生在她自己的丈夫身上的事情,但她认为,孔绣凤与洪称奇的“定亲风波”与这次她哥哥向她求婚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是此一事与彼一事,两者绝无相同之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前者是富豪人家不同意与贫穷人家结亲;而后者是富豪之家愿意向贫穷之家提亲,这两者难道可以相提并论的吗?这是两种性质完全相反的两码事。她想,孔绣凤也许是“一旦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这也难怪她呀,像她这样心里曾遭受到过严重创伤的人,肯定对此会刻骨铭心而不会轻易忘记的,关于这一点,她是很同情并理解孔绣凤的。但是,她不能因孔绣凤的拒绝而就此偃旗息鼓,一定要奋力为实现哥哥的心愿而努力去说服孔绣凤。她父亲肖柏南与她公公洪晓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们在思想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她父亲有现代的理念,对子女的爱情与婚姻观比较尊重,不会横加干涉;而公公的思想就比较守旧,竭力维护旧的思想传统观念,坚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思想传统,她只有向孔绣凤透彻地说明这些原委后才能使她的思想发生转变。

于是,肖淑芬就开诚布公地对孔绣凤说,凤姐,我知道你对富豪人家存有想法,这也难怪,凡是曾经遭受过创伤的人,心里面难免总是有阴影的,请你原谅,我重提此事可能会使你回忆起过去了的这段往事的苦楚,你应该知道的,我父亲与洪称奇的父亲是有很大不同的人,我父亲有现代理念,不像洪父那样有浓厚的封建传统思想,他比较尊重子女们在婚恋问题上的自由选择权,而洪父就缺少这一点,我父亲没有像洪父那样严重的嫌贫思想观念,他在子女的婚恋问题上比较偏重于人品,而不是家境,只要他同意这门婚事,你就不必担心再次遭受因“贫富鸿沟”而受到伤害了,对吧?婚姻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决不能吹毛求疵,我们对此是十分慎重的。在没有得到你同意的意见之前,我哥哥决不会轻率地去求父亲请媒人来正式向你发聘求婚,这样会在社会上造成不良的影响,我们只能在你征求你同意后才会去做这件事。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也只好从此罢休。不过,我们对此也是有思想准备的,如果你不同意这门婚事的话,我们就“到此为止”,决不会将此事泄露到外面去让外人知道,这事现在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和哥哥知,没有任何人会得知此事,请你相信,我与哥哥都会绝对严守秘密,从此封口,这就请你放心好了;同时,我们也绝对不会因你不同意我哥哥的求婚就会发生什么龃龉,会去说出一些什么不好听之类的话语,我们会一如既往地看重我们之间的友谊。

肖淑芬的真诚的态度真的使孔绣凤很感动,她的话已经说到了这样的份上了,我还有什么话可讲?凭心而论,他们兄妹俩对此事并没有什么过错,他们虽然是一个富豪之粗,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高傲之气,她哥哥光明磊落地向一个心仪的女子求婚完全是正当的、也是无可非议的事情,女方不同意男方的求婚虽是女方的自由,但也不能指责男方,也没有理由可以指责男方,这是天经地义的传统习俗,也是历来的规矩所在,我难道有什么理由去指责肖淑芬兄妹俩?他们都是很正经的人,我不能也没有理由对他们从此发生隔膜,依然要友好地相处下去,此刻,她尽管不同意这门婚事,但她却不能去伤害肖淑芬和肖令华的自尊心,唯一的正确之举是要缓和一下目前业已发生的不和谐气氛。于是乎,她就选择了“妥协”,让他们有一个“台阶”可下,她温和而认真地对肖淑芬说,婚姻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让我再仔细地而深入地考虑一下吧。

肖淑芬听了孔绣凤说出这样的话后,不禁眼膛一亮,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孔绣凤一反常态地“回心转意”了?于是,她就马地对孔绣凤说,好啊,好啊,这婚姻大事的确是要仔仔细细考虑的,我们一定会耐心地等候你的回音。

肖令华听到孔绣凤富有“新意”的表态后,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43

 

肖令华对孔绣凤的求婚,确实引起了孔绣凤的惊异,在她的内心世界里,犹如一潭平静的湖水骤然间激起了阵阵波澜……

孔绣凤当初之所以对肖淑芬会表示出“迥转”的姿态,也实在是出于无奈之举,她主要是考虑到与肖淑芬的闺密关系,同时也出于对肖令华的尊重,不能去伤害他的自尊心,理应作出的这样的“妥协”。事后,她又深入地进行了一番反思,觉得自己当时的这样做法是正确的,也是很必要的,他们兄妹俩是有学识、有身份的人,对此事的前前后后的言行都可以说是相当“温良恭谦让”的,面对这样有礼仪、有人情味的恳切态度,如果说出不合乎情理的言语是不应该的,也是不理智、不礼貌的回应,作为一个有涵养的人,理应这样做的。诚然,她对肖令华的求婚举动确实是有点突然,也很意外,仅仅是一次面交怎么能向人家发出求婚这样有关终身大事的举动呢?这也是太匆促、太鲁莽了吧?更何况,由于她自己此前有过与洪称奇所发生过“定亲风波”所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使她对对富家的偏见是根深蒂固的,她还会去考虑与富家子弟结亲吗?这岂不等于自找羞辱?不过,话要说回来,肖淑芬在她表示回绝后的一番话也是说得很真诚、很妥贴的,她相当诚恳地说,这可是“此一事、彼一事”啊。无论是从肖令华的为人还是他求婚的真诚态度,以及从洪家与肖家的家庭氛围来说,这两件事的性质确实是不相同的,她对此确应该三思而后行,如果如肖令华所愿望的那样,肖家父亲真的同意这门婚事,正式派媒人登门来求婚的话,她难道一定拒绝?这样做到底是否妥当?她此时此刻确实有点“心动”了。毋须讳言,没人不向往过富裕生活,没人会安于赤贫的日子,只是命运不济,无法摆脱困境罢了,凡是有机会摆脱贫穷困境的人,难道会睁着眼睛让绝好的机会放走?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世上是没人会安于贫困现状而不去抓住通往富裕的机会。她时时想起当年父亲在世时的贫困境况,家徒四壁,米甏里从未有过满登登的日子,时有会遇上无米下锅而面临断餐之时靠亲邻接济的困境,直到自己学会绣花开起绣花店之后,才改变了这样难以名状凄凉境况,她依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困境,虽不属富裕,但也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小日子,心里面是美滋滋的。特别是在构思刺绣图案时,各种美轮美奂的生灵在脑海里活跃跳动时,她心里就心花怒放,美不胜收,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实,精神焕发,她相当满足于现状,她没有必要去通过“攀亲”去实现富裕之路,就是在与洪称奇的爱恋时,她也从无有此算机,只是凭着少年时就形成的感情而发展起来的一种纯洁的爱情。所以,她心里从来是洁净无暇的,即使肖令华真心实意地向她求婚,她也没有想通过“攀亲”去寻求通往富贵之门的心思,孔绣凤父亲的清高与傲骨本性完全遗传到她的骨子里,她对于嫌贫爱富之人不屑一顾,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些人,但不等于说,如有正经而厚道的媒妁来求婚的话,那种属于可以认可的通往富裕之路的机遇难道也要统统地拒之门外?也要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拒绝这种不会带来遭到嫌弃后果的媒妁之聘就等于丧失了一次良好的机遇,她可不这么傻啊。此时此刻,在肖令华向她求婚之时,如果肖令华真的是一个真诚、有为之人,她为什么要放弃这个机遇呢?当然,她此刻也考虑到自己是一个家境贫寒之人,一个出自贫寒之家的人,在富豪之家里完全会受到鄙视之可能,会遭遇到来自各方面的鄙夷目光,这可是她最不愿意看到、也是她最不堪忍受之事,与其遭受鄙夷还不如宁愿去过贫穷困苦的日子,这是她必需要深思熟虑的事情。世上的事,总是难以预测的。如果往好的方面想,肖令华确是一个正人君子,婚后对她相敬如宾,那婚姻自然是美满了,这样的话,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但如果肖令华是一个喜新厌旧、见异囝迁的人呢?那结局不就惨了吗?两种设想都是可能的,无论是“美好的设想”还是“不幸的结局”,这事都是空中楼阁或是黄粱美梦,到头来都属于“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的事件,这都要认真对待的。此事非同小可,必需要进行一番深入而详尽的考虑,最好还得去找一个知心朋友去商量一番。她自然想到了章毕成夫妇,对,此事一定要去同他们夫妇俩去仔细地进行商讨,究竟是应该采取委婉拒绝好呢还是从长计议去应对这样的“运气”。

 

                                44

 

章毕成在听了孔绣凤关于肖令华向她求婚之事的前前后后的详尽叙述以后,他真的感到有点儿意外,肖家是全县著名的豪富人家,肖令华怎么会突然向家境贫寒的孔绣凤提出求婚?这到底是他出于何种考虑?是肖令华一见钟情的痴迷之心还是出于纨绔子弟的那种寻花问柳的好色花心?抑或是出于对聪颖的孔绣凤富有才情而又有出类拔萃的绣花特技的欣赏与爱慕?确是要认真探讨一番的,这可是关乎到孔绣凤的终身大事啊,切不可凭着一时意气或某种偏见就轻率地决定下来,需要深入而仔细的分析研究,从中找出合理而正确的因素,然后再作出决定,于是,他就对孔绣凤说,此事确非一般,需要详尽地讨论和分析研究才能作出决定的。而梅阿二呢也同样觉得此事有点儿蹊跷,用疑惑与迷茫的眼神一会儿看着丈夫,一会儿看着孔绣凤,她心里想,照例说,孔绣凤不是妖里妖气的女人,绝对不会主动地去迷惑男人的,这个肖令华怎么见一面就会像喝了迷魂汤似的,莫非是孔绣凤行桃花运了?定亲是终身大事,绝对不当儿戏啊!

孔绣凤看到章毕成夫妇俩有点犯难的样子,心里就越发打鼓,这个问题看来是确实有点儿“两难”,一时难以疏理清楚。

章毕成认真而仔细地考虑一番后,觉得还是要先听听孔绣凤自己的态度,先让她自己谈谈对两条不同“路径”的估量,她自己究竟是倾向“婉拒”呢还是“答允”?“婉拒”虽然一了百了,干脆利落,没有风险,但就此却关闭了“走进富家”的大门,而“答允”虽好,她从此可以走进富家,享受着荣华富贵,但却有可能会遇到风险。诚然,肖令华对她求婚,那当然是指会得到他父亲同意的前提下来考虑的,这与此前她与洪称奇的“定亲风波”性质是完全不同,虽然两者都是“贫富鸿沟反差”的因素,但前者是富家能容纳贫家之女,而后者却认为是“贫富水火不容”,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从表面上来看,前者的亲事应该是可以成功的,只要通过“明媒正娶”的仪式进行就行,但问题是这桩亲事是在肖令华对孔绣凤“一见钟情”的情况下发生的,“一见钟情”在戏剧中往往作为是一种“佳话”来传颂,人们似乎对此都津津乐道、众口称赞,但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却是要打上许多“问号”的,在日常的生活中,那些富家子弟、特别是属于纨绔子弟,他们在花天酒地的生活里往往是一些“见花折花”之人,他们在未“如愿以偿”之前,什么山盟海誓式的话都能说出来,一旦如愿以偿搞到手以后,他们就一反常态,喜新厌旧、见异思迁了。肖令华是否是属于纨绔子弟目前还不得而知,我们当然就盲目地去下结论,但这种可能性总还是存在着的。当然,从肖家在社会上名声以及肖淑芬的为人来看,都还是不错的,一般地说,家庭的名声好,家庭成员的情况自然也好,但也并不能绝对,不能排除有个别的情况特殊,总之,在没有对肖令华作充分了解之前,现在还不能简单地下去结论,作为师兄,对师妹今后的命运理应关心,而且必需慎重,绝不能草率从事,视同自己的命运一样,决不可一作了之,特别是在恩师不在世的情况下,作为师兄是应当担当起父兄般的责任来,不能让师妹因考虑不周而遭到不测或因此而丧失掉一次良好的机遇。如果让师妹去“答允”的话,当然是皆大欢喜,师妹能有一个美好而圆满的归宿,做师兄的当然是喜欣万分了,但这样一来,自然也隐藏着一种难以预估的风险,那就是师妹今后有可能会遇到“不测事件”,现在在并没有充分了解肖令华为人的情况下,去草率从事恐怕给师妹酿成难以预料的后果,如果肖令华并不是一个诚实之人,他今后变心了怎么办?或者,孔绣凤进入了肖家以后,遭遇到他们家人的鄙夷怎么办?如果发生了这样的情况,那师妹岂不是要要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了?那岂不是要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章毕成看到师妹很疑难的样子,就把自己刚才的想法如实崦详尽地告诉了她。

梅阿二听了以后,觉得丈夫的想法很对,做人还是要踏实一些为好,到富豪人家去当媳妇当然是好,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意实现的,与其存在着风险,远不如踏实一点妥当,再说啦,绣凤妹是一个才貌双全、品行端庄的姑娘,不久以后肯定会找到一个如意的郎君。于是,她就对孔绣凤诚恳地说,凤妹,我看还慎重地考虑一下你师兄的意见好,你聪明伶俐,又有这样高超的绣花技巧,不怕没有如意郎君会找上门来,我看还是不答应这门亲事为好。

孔绣凤听了梅阿二的话后,觉得她说的话相当诚恳又相当实在,她想,与其想通过“攀亲”进入富家过虽富裕、但遭人鄙夷白眼的郁郁寡欢苦闷日子,不如踏踏实实地过虽贫但扬眉吐气、悠然自得的快乐生活,更何况目前的生活还是衣食无忧的温饱日子,还没到贫困的地步,自己已有这样一个绣花手艺,又开了一家绣花店,生意也十分兴隆,今后也许能找到一个为人勤劳,品德端正,又有一门正规手艺或一行正当职业的人作为丈夫,男耕女织,互敬互爱,肯定会过上安定幸福的日子。于是,她就对章毕成夫妇表示了上述的态度。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

           


鲜花

鸡蛋

握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中国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7-9-22 19: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5 54XSR.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