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渔乡曲》连载之五十三

[复制链接]
象山张为礼 发表于 2017-5-8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一章

53

雪花飞舞,天寒地冻,又到了十二月的时节了。此时,贺吉平的鞋店里呈现出十分繁忙的景象,人来人往,进进出出,顾客川流不息,有不少顾客因为预订的新鞋尚未做好,就焦急地催促鞋店老板能为他们抓紧赶做,可尽快地来店里取鞋,他们之中,有的是要等着结婚的,有的是在过年时等着要穿的,哪个不心急如焚啊!
杨根才看到如此忙碌的情景,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沈水莲,在他尽心的帮助下,她如今已经学会了一些制作布鞋的各个要领,基本上掌握了做鞋的初步技术,可以应付制鞋的各个工序,店里如果多了一个人手的话,那至少也可缓和一点压力呀。于是,他就向师父提出建议,让沈水莲来店里来帮忙。
贺吉平听了杨根才的话后,觉得有点奇疑,就问他,水莲会做鞋?于是杨根才就说了有关他教沈水莲学制鞋方面的情况,并说她已经初步地掌握了一些制鞋技术。贺吉平当然相信杨根才说的话,就答应了让沈水莲到店里来帮忙,并说,她如果有一定做鞋技术的话,寻就应付给她按她一定的报酬。杨根才听了自然很高兴。在目前店里这样繁忙的情况下,能添加了一个人手,当然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沈水莲就兴高采烈地到店里来上工了。
沈水莲在鞋店里上班以后,她一直坐在杨根才的旁边,这样便于关照,遇到有什么不明确的地方,可随时随地地向杨根才请教;如杨根才看到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可当即指出,不致于造成差错。
贺吉平当然也很关心沈水莲到底掌握了多少做鞋的技巧,是不是像杨根才所说的那样,对做鞋的技术已具有一定的水准,于是他就走到她身边观看了一番。他在她身旁站了一会儿后,就看出了沈水莲对做鞋的技巧确实已经的点儿入门,各种手势也比较符合规范,捏针线的手势也比较软泛,看来,确是可以放心地让她去做鞋了。他此时觉得,像她这样的人在鞋店里跟上半年的话,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比较熟练的小鞋匠了。接着,他又在她身上瞟了一眼,看到她长样也不错,浓眉大眼的,只不过脸上的皮肤显得粗糙一点,肤色也较黧黑,这也并不奇怪,水莲出身贫寒之家,听说从七八岁起就下涂拾泥螺、捉沙蟹了,长大以后还经常到县城里去卖鲜簇、咸簇、簇干及紫菜等,整天在外面风打日晒的,脸面上的皮肤哪会不粗不黑的?如果让她在鞋店里做工,过上了半年或一年的,肯定会白嫩起来了,到那时,恐怕就会“姑娘十八变”了,后生看到她此时俏丽的姿色,个个会倾心如意的。她做鞋聚精会神的样子,显示出一身干练,手脚又麻利,真是一个出色的好姑娘。杨根才曾经跟他说起过,沈水莲是他的邻居,双方父亲又是同操一个行业的,彼此来往相当密切,他们俩可算是一块儿“出屁股”长大,关系十分亲密,否则他根本不会带她学做鞋,也不会带她到店里来做工的,如此亲密无间的关系,未来很可能会结成亲家的。根才这个徒弟带得好,他总是记挂着师父家,在目前店里处在十分繁忙的时刻,他能带沈水莲到店里来做工,增加了一个人手,而沈水莲又是这样用得着的人,真是难能可贵啊,可真是一件值得庆幸之事。他此时忽然想到,沈水莲只不过在杨根才的教帮下学了几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快的掌握了做鞋的初步技巧,可见沈水莲确实是一个相当机敏、灵巧的人,他不禁顿时对沈水莲产生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沈水莲是一个头脑灵活、心灵乖巧之人,在上工时能集中精力做鞋,从不分心,会给师父有一个好感;在中午歇手一下的短暂时间里又马不停蹄地走到灶堂里去帮助师娘(做饭、抄菜)烧火,博得师娘一片欢心,留下较好的印象。此时由于是处在年底的十一二月做鞋旺季的时刻,店里的做鞋的业务十分繁忙、应接不暇,为满足顾客们的需求,店里不得不采取了“加班”措施,不但要杨根才和沈水莲的中饭、晚饭都得在师父家里吃,而且在晚饭后还要再加班二三个小时,延长了工作时间以后,自然就会增加“出鞋率”。对于延长了工作时间以后,贺吉平当然不会要他们为店里无偿地做工,当即表态说要给他们两人增付“加班工钱”,因为鞋做多了,店里的收入自然会增加,他们多拿这几块工钱只不过是这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已,大头还留在店里,这对双方都是很有利的事,而且这还会使顾客们满意,因为他们可以按时取到自己定做的鞋子了,这可以说是三方得利的事啊。
杨根才是个诚实又乖巧的人,他觉得在做鞋的业务这样紧迫的情况下,师父采取加班有措施是完全正确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他自然欣然同意,即使师父不给他加工钱他也无所谓,不会出现任何不愉快的表情。而沈水莲呢,她自从进鞋店工作以来,就一直觉得很新鲜,也很愉快,她每天巴不得能在鞋店里多做几个钟头,在店里不但有愉快的心情,又能学到做鞋的技术,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啊,只要师父、师娘对自己有好感,她再苦再累也愿意,即使没有任何报酬她也喜欢干。其实,她内心里对于师父作出“加班”的是“求之不得”,心里也完全没有想要“加班”这笔外快,能有机会给师父家多干点活不但心甘情愿,而且还企盼着呢,她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是一个当学徒的人,能遇到这样极好的学习技术的机会,已经是很难得了,谁还会去想拿“加班工钱”呢?相当初,杨根才进来当学徒时,不是三年没拿报酬的嘛?不是“生活学学惯,白吃一口饭”的吗?而我刚迈进店里来就可以拿到劳动报酬了,这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如果再拿“加班工钱”的话,那就更不好意思了。可见啊,师父的为人决非一般,他确是一个十分厚道而又是一个特别会体贴别人的人。能遇到这样好的师父,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这是沈水莲此刻心里的真实写照。不过,沈水莲在内心里所想的还远远不止这一点。她是一个有点城府的人,满脑子会涌现出各色各样的东西来,各种各样的奇怪念头都会在她的头脑里出现并齐放异彩。她来店里做工的二十多天时间里,就初步地了解到贺家的基本情况,这在她的心胸里激起了一阵阵波澜与涟漪,久久难以平静下来。她是一个穷家的子女,从小就在苦水里泡大,从来没有在这样崭新的楼房里连续地生活了十多天的时间,体验到这其中的乐趣是难以名状的,楼上楼下,店里店外,处处都称心如意;街面开店,楼上住人,屋前临街热闹非常,屋后天井里果树成荫,真的比过去的员外人家还乐惠,做人哪,做到这个地步,真的是应该是满足了。她回想到自己这样的贫穷人家,家徒四壁不说,屋顶瓦片盖得不严,每遇到下大雨时;屋里就有多处漏水,在盆小盆到处接水,叮叮咚咚地响个不停。石墙透风,板壁有缝,像现在这样的寒冬腊月,呼啸的北风就会钻进石墙的空洞里来,刺骨的寒风无孔不入地从板壁缝里直驱而入,一条薄棉被哪能抵挡得住严寒的侵袭?只能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可见哪,世上的人哪,真是千差万别的啊。像师父这样的人家,在瀛海所里还算不上富豪人家,但也算是一户殷实人家了,家有崭新的楼房,不愁风吹雨打,不怕天寒地冻,冬暖夏凉的,真是像神仙般的生活了,如能像小东家贺志林那样投胎到师父家里做人,那真是三生有幸哪!
她知道,师父家只有贺志林一个孩子,他的年龄只比根才哥少一岁,尚未娶亲,不知哪位幸运的女子有福气嫁到贺家来做媳妇?那她的一生就肯定是美滋滋的了……
她想到这里,忽然异想天开地打了个“激灵”,她觉得此刻的自己似乎遇到了一个天赐的良机,不是吗?她家与贺家此前从无有过什么来往,却为什么此时能到贺家的店里来做鞋?这难道不算是一种意外的良机?可算不算是一种“缘分”?是否是上天在佑护?她从小就相信缘分之说,常言道,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碰到不相认。也有人说,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运气,关键是你能不能及时抓住这个机会,机遇总是一瞬间的事,你若没及时抓住的话,它一瞬间就不见踪影了。她此刻意识到目前到贺家的店里来做工确是一次极好的机遇,她可绝对不能地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啊!她心里寻思着,贺家这样好的条件,对想娶的媳妇自然有一定要求的,比如相貌要出众,举止要端正,性格要和善,等等,于是她就联系到自己,自己虽然算不上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但也长得眉清目秀,五官端正,一般有余,只是面容粗花大脸了一点,那是由于她经常在天外做生活所造成的,如果她能在店堂里干活的话,不到几个月时间,她的脸蛋就肯定会变得细腻而白嫩起来,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黧黑、粗糙了,到那时,人们也许会刮目相看了,师父、师娘和贺志林也许都会喜欢上自己的!喔,对了,现在最主要的是一定要抓住这个在店里做工的时机,只要她能在店里继续干下去,她很快就会变得白嫩起来,成为一个漂亮的姑娘。同时,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事情是她在师父、师娘面前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勤奋能干,手郐麻利,待人和气诚恳,处处灵活乖巧,一定要在他们的心里树立起一个好印象,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被他们看中。另外,她还要尽可能地去接近贺志林,他也是一个关键性的人,如果他不喜欢我的话,那一切心思就白费了,最好的打算都要落空,一切的盘算也都是徒劳的!在店里做工的十多天的时间里,她已初步地揣摩师父和师娘对她的看法还是不错的,因为她做鞋一息手,就马上为师娘去帮忙,洗菜啊,烧火啊,什么都干,上桌吃饭时,她也是主动争在根才哥的前面去为师父、师娘盛饭,在饭吃好后,她就马上收拾碗筷,拿到灶台上去,又争着在灶台上去洗碗,好让师娘休息,她什么都争着做,他们哪会不欢心的?最难对付的看来还是贺志林,他这人沉默寡言,不大喜欢与人说话,你即使很主动地想与他搭几句话,他最多是一笑置之,接着就埋头做鞋去,再也不会再答理你了。像他这样的人,要想与他接近,想与他套近乎确实是相当困难的。他真的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她知道,与男人接触,一定还要注意分寸,绝不能有过分的热情,否则就认为是轻浮的表现,女人如果被看成轻浮的话,那就要被男人瞧不起,一旦被男人瞧不起的女人,那你就没辙了!为此,她必须慎重行事,一定要在师父、师娘、贺志林的心中树立起一个良好形象,她是一个端庄大方,勤劳能干之人,总而言之,要使他们感到自己是一个既热情待人,又是能对人体贴入微这样的好姑娘,在他们的三个人中,都很重要,缺一不行,只有他们每个人都对自己有好印象,那他们才会接纳她,她才有机会走进贺家的机会!
就在沈水莲想入非非之际,杨根才见她干活时有点分心,就轻轻地对她说,你在想什么呢,眼神里显得怪里怪气的?
沈水莲被杨根才这一突如其来的“提醒”,犹如春梦初醒般地大吃一惊,不过,她很快就恢复平静,赶紧辩解说,我没想什么啊,有什么东西好想的?
杨根才就对她说,没想什么就好,干活时可千万别分心,头脑里如“开叉”了,做的活儿就会走样,鞋子的形状就变了,做鞋可是很细致的活,一定要专心致志地去做,绝对马虎不得。
沈水莲自知理亏,就谦虚地说,对,对,我知道啦……
成根 发表于 2017-5-9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做饭、菜       炒
盆小盆到处接水   大
麻利    脚   
因为她做鞋一手    歇
真的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7-9-26 02: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5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