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渔乡曲》连载之五十五

[复制链接]
象山张为礼 发表于 2017-5-10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5

沈水莲的“谋略”果然有些奏效,首先是师娘祝玲娥被沈水莲的手勤、脚勤与机灵所感动,她进店里做鞋以来,祝玲娥就对她的表现一直很关意,首先是觉得这个闺女长蛮灵气,浓眉大眼的,只是脸庞显得粗糙、黧黑了一点。这难怪,凡是苦劳人家出来女孩子的脸庞哪有白白嫩嫩的?她们每天在天外奔波,风吹日晒的,脸蛋哪会不黝黑的?只要让她们在屋里做上半年的活儿,她们就很快地变得白嫩了。祝玲娥也观察到,沈水莲在干活时,她的手很灵巧,动作也麻利,看来是一个很好巴手。她还是一个相当机灵而勤快的人,每逢饭前下工歇手时,照例是可以休息片刻的,但她总是立即动手帮她烧火、洗菜什么的,从不坐下来休息一会儿,饭后也不停歇,她会马上把桌子上的碗筷收拾到灶台上去,然后就接着洗碗、抹桌子的,一刻都不停歇,她脸上总是笑嘻嘻的,总是人见人爱哟。尽管她到店里来做鞋的时间不长,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她已经能看得出,这个闺女是一个“很难得”的人,只是她家庭贫寒,婚姻是要讲“门当户对”的,我们家虽然算不上富豪之家,但在瀛海所来说,还算得上是一户殷实人家,与这样贫寒人家结亲,恐怕是要让人说风凉话的,这事还得要仔细地考虑一番。此时,她想到自己的儿子年纪已经十八岁了,还尚未定亲,沈水莲这个“很难得”的姑娘倒是值得考虑的,如果能让她成为我们家的未来儿媳妇,那他们夫妻俩就是做鞋的好搭档,我们家的鞋店不兴旺发达起来都难。不过,婚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不能掉以轻心的,绝对草率不,必须要与丈夫深入地商量一番才能作出决定。此外,这事还得征求一下儿子的意见,如果他不喜欢沈水莲,那也不宜定亲,因为定亲主要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强扭的瓜不甜哪,婚姻大事是一定慎重考虑的。
于是,在一天晚上上床休息的时候,祝玲娥就向丈夫贺吉平提出这个问题来。
贺吉平听了老婆的一番话后没有马上接着表态,深思了一番后说,沈水莲这个闺女确实不错,她心灵手巧,干活麻利,将来肯定会是个做鞋的好巴手。她人也长得也不错。你看中她,想她成为未来的儿媳妇也是很自然的事。至于她家是一户贫寒人家倒是无所谓的,我们家不是像洪家那样的豪门,也是从贫寒里走出来的,只要她本人品行端正,勤俭能干就好。不过,不知你有没有看到,沈水莲与杨根才两人关系十分亲密,他们是一种不是一般朋友的朋友关系!
哎,这倒是是真的,我怎么没想到啊?
不知你有没有想过,沈水莲是杨根才带到店里来帮忙的,如果他们非亲非故的话,杨根才会带她到店里来帮忙赚钱?而且,在带她到店里来帮忙之前,杨根才早就主动地带沈水莲学做鞋了,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一种特殊关系的话,杨根才会这样热切地带她吗?
喔——,祝玲娥听后似乎有点儿醒悟起来,但她还是有点疑问,难道他们已经定亲了?
贺吉平平静地对她说,那倒还没有。你是有所不知啊,杨根才的父亲是我的老朋友了,他曾与我谈起过杨根才与沈水莲的事,他们杨、沈两家本是邻居,又是多年来同为鲞工又是下海谋生的亲密搭档,不是兄弟,亲如兄弟,而杨根才与沈水莲又是从小就一起“出屁股”长大的玩伴,长大以后,他们的感情又越来越亲密了,彼此之间都有“成亲”的“愿望”,只是彼此没有说出口而已,但双方的大人又都是“默认”了的。你想啊,他们既然早就有了这种默契,日后肯定会找一个机会定亲的,只是迟早罢了,他们有了这层关系,寻我们自然就不能在沈水莲的身上打主意了,是吧?更何况杨根才是我的徒弟,我们可不能对他“夺人所爱”哟?即使沈水莲美若仙女,我们也不能看相她啊,我们不能做出对不起徒弟的事啊,退一步说,我们家还没到娶不到儿媳妇的地步嘛!
祝玲娥不满地对贺吉平说,这怎么能算是“夺人所爱”呢?杨根才与沈水莲既然还没有正式定亲,那沈水莲就完全有选择后生的自由,杨家也没有理由对此说三道四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谤可是人之常情的嘛,依我看啊,沈水莲是蛮喜欢到我家来当儿媳妇的,从她的眼神时就可以看得出来的!
贺吉平回应说,你说的话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不过,我却不喜欢沈水莲这样的闺女来当我们家的儿媳妇。从沈水莲的行为举止来看,好确实可算个是不差的闺女,但我总觉得她这人头脑里似乎有许多“五花八门”的东西,人心难测,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的确,我也看得出,她心里确实是有喜欢到我家里来当儿媳妇的念头,正像你说的一样,无论从她“非同寻常”的“表现”来看,或是从她的眼神里所表现出来的神情来看,都可以看出这些东西来的。作为一个有规矩的人,她既然与杨根才已有了“定亲的默认”,那她就不应该再发生“见异思迁”或“人往高处走”的念头了,这可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标准哪,她心里产生这样的念头是很很不道德的,也是违反社会常规论理的行为,我们是守规矩的人家,对于这种不端行为的女人是不艰接受的,也不值得信赖。老实说,我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来当我们的儿媳妇。当然啰,如果我们都犯错的话,都猜错了她的心思,沈水莲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过想到我们家时来当儿媳妇这样的念头,而是想到作为一个临时的徒弟,理应为师父家尽力而为,那我们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是我们自己犯了疑心病,而她却确实是一个好闺女。杨根才有了这样的一个未来的伴侣,倒是他的福气啊。
看来,他们夫妇俩对沈水莲的看法确实有很大的差别,真是爹说爹有理,娘说娘有理,说不到一处去。不过,祝玲娥心里清楚,丈夫是当家人,在当时“夫权时代”的社会里,对于家庭里的婚姻大事,理应由丈夫作主,她是家庭妇女,顶多也只能是作个参考而已,但她对此仍不“死心”,因为她心里对沈水莲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她还不想完全放弃,她觉得这事应该去听听儿子的意见,如果儿子也相当喜欢沈水莲的话,那她就有对丈夫“说话”的分量了!
在一天夜里,她轻脚轻手地走进儿子的房间里,看到儿子正在看书,就关心地说,晚上要早点睡,白天里做鞋生活蛮辛苦的。
贺志林见到妈妈这样关心他,就回应说,这一章快看完了,等会儿马上就睡。
她见到儿子孝顺,心里自然很高兴,停了片刻后,他笑嘻嘻地对儿子说,你认为沈水莲这个闺女怎么样?
贺志林听了母亲说出这样摸不着头脑的话,不禁觉得有点懵懂,妈,沈水莲是杨根才叫来帮忙的人,要去管她“怎么样”做啥?
祝玲娥听了儿子说出这样不明就里的话,自然是没懂她提出这话来的意思,他肯定是蒙在鼓里。于是她就想挑明这层意思,你真是一个头脑不开窍的人,连人家这样欢喜你都看不出来?
贺志林听后就更加糊涂了,沈水莲怎么可能会欢喜上我了呢?妈妈可真是糊涂透顶了,她是杨根才亲密无间的“一对伴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还用说吗?杨根才早就对他说起过,他满师以后就带她学做鞋,就是为了以后他俩在成家立业时,就有了很好的“搭档”了,这对他们俩今后实现发家致富的理想当然是有好处的。在过年时,他看到店里缺人手,在征求爸爸同意后,他就带她到店里来帮忙做鞋了。他们从小到大就形成的这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人人皆知,他们两家的大人对此也都了然于胸的,并都对此都“默认”了的,只因杨根才尚未成家立业,还想再过一阵子再定亲,反正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俩家对此都心照不宣的。妈妈可能不知其中缘由,也难怪她会产生稀里糊涂的想法来。现在他向她说明了真相后,她就会明白自己的误会,也就会打消这样稀奇古怪的念头了。
谁知,祝玲娥听了儿子的一番话后,不但没消除误会,反而更加明白无误地对志林说,你说的这些情况妈当然是晓得的,妈又不是大傻瓜,怎么会看不出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更何况杨根才在他带沈水莲进门时就说过了,他们是邻居,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在沈水莲在店里做了一个多月以后,妈就从她的种种行为举止以及她的眼神里看出,她现在是相当欢喜你啊。这也并不奇怪,根才家能与我们家相比的吗?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他们俩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定过亲,那她就完全有理由去自找新的“门路”,杨根才也没有理由指责她,谁叫他拖拖拉拉地没定亲呢?如果再反过来说,假如杨根才遇到了新的意中人,他当然也会去另找新欢,那沈水莲也同样没有理由去指责他啊。
贺志林听了母亲这一席话后,似乎觉得妈妈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人了,她咋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呢?做人总是要有良心的,也应当守规矩的,哪能凭着随心所欲的念头就可以不遵守最起码的道德?母亲难道是突然“着魔”了?或者是一下子鬼迷心窍了?她怎么能这样地糊涂?怎么能这样别出心裁、忘乎所以起来?如果她不是“发疯”的话,那也是“发懵”了,她头脑里咋会冒出如此稀奇古怪的念头来呢?我与杨根才是亲如兄弟的好朋友,哪能去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常言道,只可吃朋友的鸡,绝不可夺朋友的妻!我如果去做出如此卑鄙无耻、大逆不道的行为来,岂不是要遭万人咒骂的吗?!我现在还很年轻,家庭和条件也还可以,远没到娶不到媳妇的地步。退一步说,即使我娶不到媳妇,要打一辈子光棍的话,我也决不去做这种伤天害理、丧心病狂的行为来!于是,他就斩钉截铁地对母亲说,你还是赶快断绝这样奇怪的念头吧,沈水莲即使比“天仙配”中的七仙女还要美丽、还要贤惠的话,我也决不会对她动心的,更何况,根才哥对我家一直来可都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的,我们可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你还是尽早死了这条心吧!
贺志林的这些“端心端肺”的话,不禁使祝玲娥震撼不已,她仔细地反省了一下,觉得儿子的话也不无道理。她深知儿子的性格,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凡是他说过的话,那就是九头牛也是拉不回的。儿子说得对,杨根才确是一个诚诚恳恳的人,这三年多来,他从无做过一件对不起我们家的事,咱们可不能亏待他呀。再说啦,我们贺家之所以能从一户极端贫困人家慢慢地转变成为一户殷实人家,与我们家历来能讲信用,守规矩有关,如果我们见利忘义的话,那我们就肯定不能在瀛海所内立足安家,就无法获得广大顾客们的信赖与爱戴,那就什么生意也做不成了,哪能聚积钱财而发达起来,守规矩、讲信用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儿子说得对,我是应该下决心断了这个不义的念头了。
由于贺吉平、祝玲娥夫妇和贺志林三个人都统一了认识,不管沈水莲有无此“谋划”,都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那沈水莲就没辙了,即使她有“三十六计”在胸,也无法攻破贺家的铜墙铁壁了,正是:机关算尽一场空,平平淡淡才是真,沈水莲想挤进贺家当儿媳妇的梦想自然就“胎死腹中”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7-5-27 15: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5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