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渔乡曲》连载之五十八

[复制链接]
象山张为礼 发表于 2017-5-13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8

孔绣凤从梅阿二那儿得知贺家想要娶她为儿媳妇的消息后,自然有点儿惊喜,内心里随即起了阵阵涟漪。她自然很清楚贺家的情况,因为贺家鞋店在瀛海所里来说是久负盛名的,而且是独此一家,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像他家这样的家境在瀛海所里来说可是算得上是可圈可点的人家,而她对贺志林本人的情况也有点儿了解,据说他这人性格有点儿内向,只喜欢看书,不大会与人交谈,不过,他为人诚恳,聪明灵活,业精于勤,算得上是个顶呱呱的小鞋匠。由于绣花店与他家曾有过多笔生意上的来往,她母亲祝玲娥曾多次到绣花店里来买过不少的绣花布面,据祝玲娥说,她的儿子相当欢喜用她做的绣花布面,把它做成拖鞋卖给顾客是一笔很好的生意,那么贺志林本人为什么不到店里来买绣花布面?是否是他出于性格上不善于与人接触的特点,所以她也就从来没有看到过贺志林到店里来的身影。照例说,他既然十分喜欢绣花店里的绣花品,那他就肯定会到绣花店里亲自看看绣花店里的各种各样的刺绣,可是他却从来不光顾绣花店,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她心里为此一直像雾里看花那样地迷茫,现在才清楚,原来那是他出于“心里有鬼”所致,他是怕被人识破他内心里藏着的“秘密”有关,一般地说,如果某男子看中某女子的话,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去接近这个女子,特别是油腔滑调之人,他是巴不得寻找机会去“套近乎”的,但贺志林没有,不但不“套近乎”,反而采取“回避”的态度,由此可见,他是一个很本分、很老实的人。这样的老实人不失是有点“可爱”之处。话要说回来,婚姻是一生中的一件大事,绝对不能仓促从事,必须要经过多方面的认真考虑才能决定下来,还是跟章毕成、梅阿二夫妇去深入地商量一下为妥。于是,她就决定立即到章家去,与他们深入地探讨一下这个一生中的大事。
章毕成听完了孔绣凤的叙述后,笑眯眯地看着孔绣凤而没有马上表态。其实,他早已从梅阿二那儿听说了有关祝玲娥对她的期盼与嘱托。他对贺家的了解程度自然要比梅阿二深广得多,在梅阿二未嫁到章家之前,他就与贺吉平有点交往了,更不用说贺吉平夫妇俩流浪到瀛海所来立足安家及其发迹的历史,他都了然于胸。作为孔绣凤的师兄,对她的婚姻大事的关注自然是义不容辞的,但他对孔绣凤“定亲”一事可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他知道,孔绣凤曾经经历了多次“定亲风波”,心胸里已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作为兄长,他自然要充分考虑到这些因素,要尽量体贴她的苦衷,绝对不能为此让她带来新的创伤。自从她经历了被洪称奇的父亲“棒打鸳鸯俩分离”之后,她对富豪人家是“深恶痛绝”的,正因为她嫌恶富豪人有,她才拒绝了肖令华对她的真诚求婚。章毕成心里清楚,哪个人不想过富裕的生活?不想嫁个好夫家?只因条件所限不能随心所愿而已,孔绣凤之所以拒绝了肖令华的求婚,不是因为她不想去肖家,而是她担心因自己贫寒怕遭到歧视之辱而已。她既然不想去富家,那当然只能求其次而安之,当然啰,她绝不会傻到因恨富而刻意地“憋气”地嫁到贫寒的家里去受苦,世上可没有这样的傻瓜,遭受贫寒那是出于无奈、迫不得已而为之,依她现在的条件,她完全能嫁到既不属富豪而又不是贫寒那样的人家那里去,照此看来,殷实的贺家当然是一个相当适合的选择了,更何况,贺志林是一个文质彬彬而有为的好后生,无论从那个方面上说,贺志林都是一个摆得上台面的人,孔绣凤能遇上这样的郎君,应该说是一个天赐良机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家店了。他忽然想起了师父临终前对他的嘱托,要他一定要照顾好师妹,师父的栽培之恩永生难报,他一定要担负起作为兄长的责任来,为师妹的终身大事殚精竭虑。于是乎,他就把自己的想法全盘地对孔绣凤说出,他最后还补充了一句,婚姻大事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你千万不以草率从事,这个主意当然还是要由你自己来作出决定。
孔绣凤听后,笑眯眯地对章毕成说,师兄你多虑了,你是我比亲兄弟还亲的人,你为我出的主意,哪个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一番后才提出来的?哪个不是设身处地为我的方方面面着想的?其实,我自己的想法与你刚才提出的意见是基本一样的。婚姻大事虽然要慎重考虑,但也不能好高骛远地向往“这山还比那山高”那样天花乱坠的妄想,做人还是实际一点为好,只要般配,那就适可而止地随缘吧,我很相信缘分。
章毕成听了孔绣凤的话后,觉得她说的很实践,也很有道理,做人应该是像她说的那样,万事要随缘,他也觉得这次贺家向孔绣凤提亲也是一种缘分,看似偶然,但在冥冥之中似乎有缘分在推动,不是有人说过吗,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当面不相,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梅阿二看到“事有八九”之后,她就很仔细地想到孔绣凤的绣花店问题,因为当时的风俗习惯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果结婚成家以后,她不能开绣花店了,那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她想孔绣凤也肯定是不愿意的,她知道孔绣凤的心意,于是就对孔绣凤说,凤妹啊,我觉得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要考虑一下,那就是你嫁到贺家去以后,你是否还要继续开绣花店呢?还是专心致志地去相夫教子了?这可是一件大事啊,一定要在定亲前说清楚的,免以后节外生枝,引起贺家不快,你说,对吗?
章毕成想不到梅阿二竟有这般细心地考虑到这个问题,其实这确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因为一般人家很看重这个问题,女人嫁到夫家去以后,那就得在夫家里安安心心地当媳妇了,孔绣凤如果想继续地开绣花店的话,那确实是一个非得在事前必须要说清楚的问题。于是就对孔绣凤说,这确实是要在事前说清楚的问题,你对此有何打算?
孔绣凤胸有成竹地说,绣花是我的爱好,“春至绣苑”是我花心血办起来的绣花店,我当然不能放弃,其实我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绣花店与制鞋坊这两个行业之间不存在什么纷争,如果连接起来双方都会获利,贺家哪会反对?不过,梅姐能想到这个问题倒是很及时的,提出总比不提好,使贺家有个思想准备更好。
章毕成笑嘻嘻地对孔绣凤说,还是师妹想得周到,绣花与制鞋联合真是珠联璧合,好事成双嘛,那我们就等吃喜酒了!他扭头对梅阿二说,既然师妹同意了这门亲事,那你就立即到贺家去一趟,他们正热切地等着你的回应呢!
于是乎,梅阿二立即起身就走……

写于 2015年6月~2017年5月





成根 发表于 2017-5-14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他既然十分喜欢绣花店里的绣花品...      照理?
觉得她说的很实,也很有道理      实际?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当面不相,   应加“逢”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7-9-22 19: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5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